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“捉奸人”帮撕小三被判刑

[复制链接]
查看773 | 回复0 | 2024-2-8 13:35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注意注意,目标出现!他们从酒店牵着手出来了,快拍!”
“姐,这次绝对实锤!他们当晚没有离开酒店,第二天一早走的,有GPS定位信息和轨迹,刚刚还在一起吃饭。视频照片一并发你。”
一连十多条视频、图片、定位地址发出后,上海某信息咨询公司负责人董某微信收到客户的打款,交易结束。在他公司的广告推广上,赫然写着“私人调查、商务调查、维权调查”,实际却没有想象中这么光明正大,他调查的是婚姻中最见不得光的部分——婚内出轨。
帮撕“小三”,查人财产?他们在婚姻裂缝中找财路
爱情,一个人人都在追逐的浪漫语汇,并非总能带给人快乐。当婚姻出现裂缝,怀疑、焦虑便开始生长。为了找到真相,一些被爱情困住的人便希望能拿到对方“出轨”的证据。“婚姻调查服务”应需而生,甚至供不应求。
小美(化名)的婚姻正走到这样的一个分岔路口。2021年下半年,丈夫常常早出晚归,对她越发冷淡。有次,她甚至在丈夫手机里看到与别的女人的暧昧信息。他们争吵过、冷战过,甚至动过手,但丈夫始终不承认自己出轨。经过反复权衡后,她认为如果真的要离婚,应该搜集一些出轨证据,好在财产分配和孩子抚养权方面处于有利地位。她也曾尝试自己跟踪调查,但囿于工作时间不自由,丈夫的工作区域无法随意进入,自行“取证”总是无功而返。
2022年6月底,她在网上看到“私家侦探、婚姻调查”的广告,再三思索后,点开了链接,按照提示添加了董某的微信。一开始,她还担心对方是骗子。当看到董某在上海某商业大厦的办公室、营业执照以及一系列“资质”证明和“成功案例”时,她已经完全信任眼前这位“私家侦探”。
“一个目标的调查周期一般是3天到7天,也有时间长的,具体结合调查情况和你的需求进行调整。你这种情况,一个星期足够了,费用大概在1.5万元。”董某介绍道,“如果调查周期内碰到节假日、周末,价格也会高一点。这方面我们是专业的,有一系列技术手段帮你取得证据。”
经过考虑,小美确认了7天作为调查周期,并用支付宝转给董某1.5万元定金。确认收款后,小美按要求提供了丈夫的姓名、照片、车牌号等基本信息。
“我们已经在他车上装好GPS了,通过手机APP就能实时查看定位信息。”
“根据GPS定位信息和轨迹,他们在酒店过夜了,早上一前一后分别离开,没有同行。”
……
1.jpg
董某与调查员的聊天记录
就这样,车辆定位信息、与异性约会视频、公共场所亲密照……小美微信上不断收到各种“实锤猛料”,而这些“证据”对她离婚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调查结束后,董某将所有资料交给小美,同时提醒小美,她丈夫的警惕性很高,最近可能会查看她的手机。为免被发现,小美备份后,删除了聊天记录及董某的微信号,一场以爱为名的“交易”至此结束。
安装磁吸GPS,非法获取行动轨迹,他们是渡人还是伤人?
也许小美永远不会知道,眼前这个西装笔挺,出入高档写字楼的董某,只有中专学历,还曾是名“瘾君子”。2019年,董某就因从事“私家侦探”的工作被安徽合肥警方抓获,最终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。
刑满释放后,他本想“金盆洗手”,却赶上新冠疫情,没有其他收入来源,于是在2021年底又“重操旧业”。这次,他注册成立了上海某信息咨询公司。为扩大客源,董某在网页发布广告,留下手机微信等联系方式,打着真相调查、合法维权、婚姻调查等幌子招揽业务。随着小美这样的客户越来越多,董某公司的侦探业务也“如火如荼”,分身乏术的他便在各处“招兵买马”。
公司人员主要有三种角色分工:安装定位软件的技术人员、统筹调度的联络员、跟踪偷拍的调查员。
“选取调查员也是有标准的,最好是外形普通、机警、能吃苦的。这样既不会引人注意,又能及时发现目标。”董某表示。
在一次饭局上,董某见赵某身手矫健、身体素质优越,便拉拢他一起做“侦探”。在董某的安排和指示下,赵某根据目标人物信息,进行全程跟踪记录,并随时汇报目标的行动轨迹。
1.jpg
董某与调查员的聊天记录
马某是董某的同乡,也是这个团队的技术人员。最初,董某以车主欠钱为由,让其帮忙给陌生车辆安装磁吸GPS,这样方便讨债。后来看到董某时常用手机软件查看定位信息,马某才明白是用于私下跟踪调查。彼时,马某因经商失败而负债200万元,急于筹钱还债,便不再细究。“我们是帮别人,又没有做伤害别人的事,我当时觉得应该没啥,就同意跟着董某继续工作。”马某交代。
每次与客户洽谈好“咨询费”后,董某便将收集到的目标信息发给调查员。人手紧张时,董某也会出任调查员,亲自“接单”。据悉,一个目标的调查周期一般是3到7天,最长可达两周,客户需支付千元至万元不等费用,一周的费用达1.5万元。
1.jpg
董某与客户转账交易记录
对于这份工作的性质,董某颇有一套自己的逻辑。“我们没有伤害别人,反而是在渡人。客户一般都是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,想要取证维权,我们只是在帮她。”
侵犯公民行踪轨迹信息,“捉奸人”终落法网
这天,董某正受客户委托跟踪其老公,几人分工明确,有进行GPS服务器安装的,有远程指挥的,有联系酒店调取开房记录的,有负责蹲点拍照取证返回客户的。一切似乎都在计划之中,“取证视频”也顺利发送出去,没想到下一秒,他们就被抓了。
其实,他们在网上发布的“侦探调查”业务早已引起警方注意。2023年6月,正在进行调查活动中的董某、马某、赵某陆续被上海警方抓获,并传唤到案接受调查。
1.jpg
警方查获GPS跟踪定位器
经查,2022年初至2023年6月,董某接受10名客户委托,自己或指使马某、赵某等人,采取在车辆上安装移动GPS、跟踪、蹲守、偷拍等手段获取目标人员的行动轨迹、活动地点等,并将上述信息非法提供给客户。经查实,董某等人共非法获利14.8万余元。其中,马某非法获利2万余元,赵某非法获利6000元。
经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奉贤区法院对从事私家侦探调查工作的三名被告人作出判决: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判处董某有期徒刑二年,并处罚金12万元;判处马某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,并处罚金2万元;判处赵某有期徒刑六个月,缓刑一年,并处罚金5000元;退缴在案的违法所得14.8万元并予以没收,对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2部手机、4个定位器予以没收。
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检察日报正义网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