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北流信息网 首页 专题 地方动态 查看内容

受困缅甸的年轻人:回国坐牢也高兴!

2023-9-8 12:0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07| 评论: 0|来自: 九派新闻

摘要: 近期,“缅甸诈骗”相关话题引起大量关注。越来越多的家属出面讲述孩子被骗至缅甸的经历,希望他们早日获救。这些被诈骗撕裂的家庭来自全国各地,被骗者基本是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。他们或轻信网上的高薪招聘,或被朋 ...
 近期,“缅甸诈骗”相关话题引起大量关注。越来越多的家属出面讲述孩子被骗至缅甸的经历,希望他们早日获救。

这些被诈骗撕裂的家庭来自全国各地,被骗者基本是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。他们或轻信网上的高薪招聘,或被朋友的邀请所蒙骗。

受害者中不乏对缅甸诈骗有极高警惕的人。但仿佛是有人专门针对他们的个人特点设计了对应的骗局。比如,河南的孩子警惕前往缅甸的说法,却被先骗到云南,再从云南前往缅甸。云南的孩子警惕缅甸和云南,却先被骗到广西,从广西到泰国,最终还是到了缅甸。

在受访家属的讲述中,有人告诉他们可花十几万甚至几十万救回孩子,但因为种种原因多数以失败告终。有的孩子大半月才和家里联系一次,而有的已很久没有音讯。

骗到缅甸的孩子皆被要求从事诈骗,大多数被要求诈骗外国人,因为没有业绩,他们几乎天天挨打。

有人说,宁愿回国坐牢也不想继续待在那里。也有人被告知,只有骗够500万美元才能回来。

【1】屁股被打烂只能趴着睡,第二天又被迫坐在电脑前

段秋的微信签名是“心如死灰”。

她的儿子小毅今年17岁,今年5月份,他第一次离开云南德宏出去闯荡,就被骗到缅甸。

她记得,几个月前小毅说要去外面上班,去挣大钱。这并不是儿子第一次这么说。前夫背叛,不肯抚养孩子,离婚后她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。这些年,母亲吃的苦都被孩子看在眼里。这个要强的男孩一直想多挣点钱,让母亲的日子过得好些。

在段秋的印象中,小毅很聪明,脑瓜子转得很快。之前他在老家这边回收二手手机也赚了一些钱,但他不满足,一直想去外面,去更大的世界,赚更多的钱。

今年5月28日,他说要和两个朋友去深圳打工。段秋不同意,但他还是偷偷离开家,只拿了一个充电宝和手机。段秋知道后主动联系,说给他寄点衣服。但他拒绝了,说可以在那边买。

第二天晚上,段秋联系不上儿子,心中隐隐不安。现任丈夫劝她说,给孩子多点空间吧。小毅的女朋友也说没事的。段秋信了。现在回想,她十分懊悔。

她告诉九派新闻:“如果那时候我发现问题,去追,孩子还在国内,说不定能追回来。”

6月5日凌晨,小毅的女朋友联系她,说:“阿嬢[niáng],小毅被骗到缅甸了,你快报警救他吧。”

她心中大慌,赶紧报警,报警时恰好小毅打了电话过来,民警问他在哪里,他说在缅甸妙瓦底某园区,是被骗过来的。这通电话很快就挂断,之后再打,无人接听。

警方调查了小毅的行程轨迹,她才知道孩子没去所谓的深圳,而是买票前往广西。到了广西后,没有查到小毅出入境的信息,但是查询到近几日他微信的IP归属地为泰国曼谷。

她说,云南德宏离缅甸很近,他们一直对缅甸有很高的警惕。不承想,自己的孩子竟先被骗到广西。

报警之后第二天,一个显示地址为泰国的电话打给段秋,正是小毅。他说要在这边工作一年,叫家里人不要报警,也不要谈赔付。两个人聊了十几分钟,儿子突然画风一转,说妈妈我真的被骗到缅甸了,求你救我。她猜测,儿子身边有人监视着,前面的话是违心的,监视的人放松警惕后他才抓紧机会求救。

自此,段秋开始了漫长的救子之旅。她说云南这边的警方尽心尽力,但暂时没有办法救出孩子。

一开始,也有人找她说可以花钱把孩子带出来,但她觉得那人不靠谱,儿子也说那个人信不过,最终作罢。

隔大半个月或者一个月,小毅能拿到手机和家里人联系一会儿。他告诉母亲:“我不联系你,你就不要主动联系我,没听到我的声音你就不要说话。”

他说,自己所在的园区可能有十几万人。他被迫从事诈骗,骗欧美人,每天坐在电脑前用翻译软件和别人聊天。

他心里不愿意骗人。他说,自己遭罪了,不能拉别人下水。为此他经常挨打。“他说屁股被打烂了,又没有药擦,睡觉只能趴着睡,第二天又要坐在电脑前,疼得根本坐不了。”

他们吃得也一般,“能吃饱,但是没有业绩的话,吃的就更差一些。”小毅和其他人住在集体宿舍里,每天只能休息四个五小时,到点了就会有人把他们叫起来。

除了从事诈骗,他还被要求骗更多国内的人来从事诈骗。他不肯,“他们也是妈妈的孩子,要是被骗过来他们的妈妈也会哭。”

没有业绩,也没有骗来“同行”,小毅的待遇越来越差,精神也逐渐崩溃。上一次通话,他哭着说实在扛不住了,想自杀。宁愿回国内坐牢也不要继续待在这里。

电话这头的段秋只能劝说孩子先保全自身:“他们让你去诈骗你就去,先保命。”

自从孩子被骗走,她终日以泪洗面,当初被前夫背叛的时候她没哭,自己拉扯孩子的时候没哭,但现在每天都要哭几次。

她心情十分压抑,也几度崩溃想自杀,所幸被人救下来。现在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办法把孩子救回来。

她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。

【2】园区用关小黑屋报复家属报警,短短几月“员工”人数翻十倍

“你们就在这里好好工作,不要想着回中国了。”这是小辰进入园区后听到的第一句话。

小辰的姐姐告诉九派新闻,弟弟已被骗至缅甸3个多月。今年5月,他和自己的同村发小在某通讯APP中发现了一个月薪高达两万人民币的工作机会。两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联系了招聘方。

这份号称与电子产品有关的工作需要在泰国工作,小辰在长沙做着外卖员工作,他有些动摇。对方又告诉两人,可以先过去看看工作情况,不想做的话可以随时回国,大不了就当去玩一趟。这下他们动心了。

对方给两人买了票,要求到南宁汇合,之后有专人负责对接他们。一行人从南宁偷渡到东南亚,中途辗转多个国家,大概三天后到达泰国。

抵达泰国次日,对接人让他们坐上一辆挤满人的大巴车。这趟车的目的地是位于妙瓦底的某处电诈园区,没来得及反应,他们下车后便被一群持枪人员赶进园区。

意识到自己受骗后,他要求回国,换来的却是一顿狠揍,并在小黑屋里渡过了园区的第一天。

园区人员告诉他,想回家不是没有办法。“你要能待在这里赚够500万美元,就放你回家。”

趁自己还能够使用手机,小辰马上联系了姐姐。在微弱的通信讯号下,他将自己从国内偷跑到缅甸,并被困在园区的经过告知了姐姐,通过共享定位,姐姐确信他真的出事了。

即使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肖女士还是将消息告知了父母,之后家里人尝试了各种方法,他们辗转长沙、深圳和耒阳多地报警,受制于跨国办案,案件进展不是很顺利。

家人也向大使馆提交了情况说明,每次有一点线索,肖女士和父母就会跑去对接,包括云南边境,但始终太大进展,而三个月的奔波几乎让父母失去工作。

6月3日是小辰最后一次给姐姐通电话,一向用方言交流的弟弟突然用普通话告诉姐姐,公司把他的手机没收了,半个月后才能申请使用权。肖女士意识到事情不对劲,果然在接下来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,家人再也没有接到小辰的电话。

在这两个月里,公安人员通过聊天记录查到了小辰被困园区的具体地址和公司名称,甚至确定了弟弟的工号,但是每次联系到园区时,对方都否认有这么一个人存在。

7月19日,弟弟通过一个室友的手机加上了肖女士微信。他说,公司发现家属在国内报警的消息,把自己再次关到了小黑屋里。这两个月他都在里面度过,一天只能吃一顿饭,每天还有人对他进行殴打,目的就是让他好好在这里上班,让家人打消救人的念头。

他每天要工作很长时间,一天只能休息四五个小时,工作主要是在一个自营APP装外国人、骗外国人的钱。公司会对他们进行话术培训,如果完不成业绩,可能还会被转卖。

小辰还说,公司承诺赚到钱会给他们提成,但是园区内的基础消费特别高,能不能拿到钱也是未知数。

肖女士告诉九派新闻,每次弟弟打电话时的声音都很小,一般只能短聊几分钟,通讯也时常间断。她曾有过一次和弟弟视频的机会,另一头的弟弟脸上有着被人殴打后的淤青。

她还说,弟弟所在的园区从没谈过赎金问题。“我们普通家庭最多也只能拿出来二三十万,如果我弟弟在那边能给他们搞出业绩,肯定不止这个数目,他们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赎金。”

她试过通过网络求助,后来加入了一个家属群,里面都是相似遭遇的家属,她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被骗。“这三个月我已经加了无数个家属群,几千人恐怕都有了。”

肖女士的说法可能并不夸张。小辰曾在7月19日那次聊天中告诉她,自己刚被骗到园区时,公司可能只有几十号人,短短两个月后,已经增加到上百人,并且基本上是中国人。

【3】有人让2天内凑够30万救儿子,父亲露宿街头四处求助

8月19日傍晚,50多岁的白华买了从河南去广东常平镇的火车票。这已经是他多次来常平镇。这次来,还是为了自己儿子小宜的事。

小宜今年21岁,在常平镇跑外卖,虽然赚得不多,但也算是一份稳定的收入。4月份,一个温州嘉兴的朋友说自己开了一家店,邀请他过来上班,并开出了七八千甚至上万的月薪。在朋友的多次劝说下,他没有抵制住诱惑,4月9日同意前往。

远在老家的白华那几天联系不上儿子,心中很是不安。而这种不安在4月13日的时候得到了证实。当天他收到了儿子的信息,儿子说自己已经被骗到缅北。

当晚十一点多,他终于打通了儿子的电话,老伴在电话这头泪如雨下。白华和孩子说:“你母亲哭了。”儿子在电话那头说:“我也辛苦啊,十一点多了我还要上班。”电话赚得不多仓促地通了四五分钟就挂断。

直到6月19日,白华终于又与儿子取得联系。那天,儿子和他说,准备30万救他。儿子说话的语气不正常,白华猜测,是那边有人威胁儿子,对方说一句,儿子复述一句。

对方让他2天内把钱准备好,并给了一个卡号。白华犯了难,30万不是小数目,即便是砸锅卖铁四处去借,也得花点时间。“农村人凑钱不容易。”白华长长叹了口气。他和对方协商能否多给点时间,但对方态度坚决,挂掉了电话。

2天到了,白华没有凑够钱,儿子从此再无音讯。

为了救回儿子,这个50多岁的农村大叔开始往返于驻马店和常平镇两地报案,他请求相关部门能给予帮助,把儿子救回来。

自从儿子被骗走后,本就困难的家庭更是遭遇了重创。白华说,父母和妻子身体都不太好,儿子出事后他们病情加重,现在家里就靠着白华打工养家。

因为儿子的事,白华要往返两地,路费、吃住等支出更是令这个没有积蓄的家庭捉襟见肘。

8月20日,他告诉九派新闻,民警说明天会来常平镇一起商量他儿子的事情。他买不到高铁票,所以周六就先出发前往常平镇。

一般外出的时候,白华就会在外面捡点瓶子卖挣点钱吃饭。到了晚上,他为省钱,就在天桥对付了一晚。

这个不善言辞的农民大叔不知道怎么才能救回儿子,他通过各种办法打听到儿子现在在缅北被迫从事电信诈骗,但是他儿子不肯做,天天挨打。他长长叹了口气说,小宜比较笨拙,也不认识几个字,根本做不了诈骗,想必吃了很多苦头。

电影《孤注一掷》剧照

白华非常担心儿子的情况,现在家里像没了主心骨一般摇摇欲坠。起先他是不打算让父母知道这个事的,但看他一直没能把小宜带回来,父母心中也有了数。他的妻子得知儿子被骗至缅北后,悲痛欲绝,精神恍惚。

“这个家就靠我撑着了。”白华说,他现在也是吊着一口气在忙碌这些事情,但现在儿子联系不上,归期更不知何时,他不知道自己这口气能吊到什么时候。

(为保护隐私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九派新闻记者 董自能 温艳丽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